關閉
首頁 - 熱門欄目 - 中美貿易戰 熱門關鍵詞:正規平臺排行榜 房價走勢 A股走勢 美股實時行情 香港股票行情 今日匯率查詢 美元走勢 非農報告

中美經貿磋商迎來轉折,11月簽協議?

2019-10-21 16:21:48 來源:亞匯網 作者:斯嘉麗 打印 字號:  

中美經貿磋商迎來了轉折點。即便把特朗普的“不可預測”考慮在內,這個轉折點也具有較高的“可預測性”。

據新華社報道,10月10日至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政部長姆努欽在華盛頓舉行新一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

雙方在兩國元首重要共識指導下,就共同關心的經貿問題進行了坦誠、高效、建設性的討論。雙方在農業、知識產權保護、匯率、金融服務、擴大貿易合作、技術轉讓、爭端解決等領域取得實質性進展。雙方討論了后續磋商安排,同意共同朝最終達成協議的方向努力。

消息很短,但“含金量”卻很足。關鍵點之一是“雙方在農業、知識產權保護、匯率、金融服務、擴大貿易合作、技術轉讓、爭端解決等領域取得實質性進展”。熟悉中美經貿磋商的人都知道,這七個問題正是雙方一年多以來攻防的焦點。

10月10日至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政部長姆努欽在華盛頓舉行新一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氣氛融洽

此前的中美經貿磋商,雙方事后也多次做出過取得進展的表態,但像這次這樣全面且具體的表述還未曾有過。

姆努欽在會談結束后對記者表示,我認為我們對關鍵的問題(key issues)有了根本性的認識(fundamental understanding),但我們還有許多工作要做。“與中國達成協議將是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的一大步。”他所說的“關鍵的問題”即是上述“七個問題”。

萊特希澤就中美經貿磋商的表態向來比較謹慎,對能否達成協議很少做積極、樂觀的表態。但這次他提到,雙方在“可執行的爭端解決機制”上非常接近達成協議。

這一點至關重要。如果說上述“七個問題”是中美經貿磋商的核心,那么“爭端解決機制”則是核心中的核心。這個問題此前一直是達成協議的重大障礙。

所謂“爭端解決機制”,簡單地說就是雙方出現了經貿糾紛如何解決。對于任何貿易協議來說,如何解決糾紛的條款都是不可或缺的。

此前,美方的立場是由美方來“裁決”,即由美方決定中方是否履行了對協議的承諾。而中方的立場是中美雙方“協商”,共同審議、評判協議的執行情況。

具體細節不得而知,但萊特希澤的表態意味著,兩國磋商團隊很可能找到了彌合雙方分歧的辦法。

新華社報道中提到的另一個關鍵點是“雙方討論了后續磋商安排,同意共同朝最終達成協議的方向努力。”也就是說,中美下一輪經貿磋商基本已經敲定,雙方都會朝著達成協議“快馬加鞭”。

這一點,在剛剛結束的華盛頓磋商中已體現得非常明顯。

10月10日,第一天磋商,雙方此前約定的約20分鐘“牽頭人小范圍會晤”,最終延長到1小時20分鐘。“牽頭人”是解決具體問題、做最終決策的人,磋商延時的意義不言而喻。

那一天,雙方磋商團隊談了近9個小時,中間只有兩次約5分鐘的休息。第二天的談判,雙方為了爭取時間還叫了外賣。這種馬拉松式的談判,無疑都表明雙方在爭取談出成果。

第二天的談判中,中美雙方為了爭取時間還叫了外賣

雖然截至10月12日,中美對下一輪經貿磋商的時間還沒有正式表態,但接下來“緊鑼密鼓”磋商的可能性毋庸置疑。

10月11日,特朗普在橢圓形辦公室與劉鶴會面時表示,接下來的三到五周,中美將就協議的具體文本繼續磋商,他會在今年11月中旬APEC智利峰會期間與中國領導人會晤,中美雙方可能簽署協議。

雖然特朗普經常“態度反轉”,但這次為何很可能不一樣?這要從可能達成協議的“階段性”這一特性說起。

特朗普把這個協議稱為“實質性的第一階段協議”。就在不久前,他還主張,與中國的經貿協議必須要是“全面”、“綜合性”的。從美國媒體報道的情況來看,之所以說可能達成的協議是“階段性”的,主要是因為政府補貼政策、高科技出口管制、數據控制等問題,中美雙方打算留待第二階段再談。如今特朗普尋求達成階段性的協議,毫無疑問是態度的轉變。

特朗普態度轉變的“事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轉變的“原因”。目前幾乎可以肯定,對特朗普來說,在經貿問題上“美國優先”必須讓位給他的“連任優先”。能與中國達成階段性協議,對他連任競選的意義,怎么強調都不為過。

特朗普發推文稱,兩國的洽談中正出現非常好的事情,“比過去更加溫暖,像是舊時好時光。”并表示在會談中所有人都希望看到重大事情的發生

首先,這是個經濟問題。中美相互加征關稅對美國經濟的負面影響已經逐步顯現,美國經濟增長減速甚至步入衰退的可能性越來越大。

美國供應協會9月初發布的數據顯示,8月份,美國制造業景氣指數環比下降2.1個百分點至49.1。這一指數自去年6月以來首次低于預示制造業擴張還是萎縮的指標50。

制造業一旦下滑,無疑會動搖特朗普選舉的基本盤。這方面的數據和研究報告多如牛毛,在此不再贅述。

可以肯定,如果中美沒有一個“階段性”的協議,美國經濟“階梯性”下滑的可能性很大。鑒于目前中美經貿關系的緊密程度,以及中美經濟巨大體量的外溢效應,如果雙方貿易摩擦繼續升級,至少美國經濟不可能出現憑空反彈的“奇跡”。

用美國的中美關系學者羅伯特·達利的話說,特朗普為何態度反轉,因為關稅和貿易戰正在傷害美國經濟,從而影響他的連任前景。他認為,貿易戰停火清楚地表明,特朗普政府承認貿易戰已經讓美國消費者付出了巨大代價。

這次華盛頓經貿磋商后,美方同意暫停原本10月15日生效的把25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關稅從25%提高到30%的決定。這是特朗普政府繼10月1日后第二次推遲,目的是為談成“階段性協議”釋放善意。某種程度上說,美方的這個“善意”,背后也透著“焦慮”。

其次,這是個政治問題。特朗普政府前高級貿易顧問克里特·威廉斯認為,目前中美兩國的政治現實,并不利于達成全面協議,接受部分協議對特朗普來說在政治上有利,盡管他會招致某些“向中國投降”的批評。

但對特朗普來說,達成階段性協議的政治負面后果很大程度上是可控的。因為在目前的情況下,即便達成“全面協議”,也絕不會像特朗普所希望的那樣“完美”,這反而會給政治反對派留下攻擊的口實。

而如果達成階段性協議,一方面,貿易戰停火會立刻反應到對美國經濟的利好上,從而改善特朗普的選情,他有足夠的理由將其宣揚為“巨大勝利”。

另一方面,“階段性協議”之后的談判意味著他并沒有放棄對“完美協議”的追求,國會民主黨的攻擊也少了不少底氣。在國會民主黨對特朗普發起彈劾調查的背景下,他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民主黨多一個攻擊他的政治籌碼。

從這個意義上說,與中國達成階段性協議,特朗普也是在拆除“政治炸彈”。如果沒有“階段性協議”,民主黨人可以火力全開,攻擊他在解決美中貿易問題上的無能。

美國國會眾議院情報委員會26日公布舉報總統特朗普涉嫌尋求外國勢力調查政敵的匿名檢舉信。在有關這封檢舉信的消息被報道后,眾議院日前啟動對特朗普的彈劾調查

再次,這是個策略問題。中美華盛頓磋商前三天,10月7日,特朗普高調出席了美日貿易協議的簽字儀式。他稱這項協議“將創造無數就業崗位,擴大投資與貿易,大幅削減貿易赤字”。

事實上,美日貿易協議本質上只是個“半成品”,也是一份“階段性協議”,因為在兩國經貿領域的重大問題汽車及其零部件貿易上,雙方都留待“第二階段談判”。

目前,特朗普政府與韓國、墨西哥、加拿大、日本達成的貿易協議中,最具有可比性的是美日貿易協議。而美國與日本、中國貿易談判的重大共同點,就是“階段性”。美國與中日經貿關系的重要性和復雜性,決定了很難做到“畢其功于一役”。

對于特朗普政府來說,對美國依賴程度如此之大的日本也需要“階段性”談判,與中國的經貿磋商更不可能一錘定音。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在與韓國、墨西哥和加拿大的貿易協議中,強行加入的對美出口設限條款,在美日貿易協議中并沒有出現。對美出口自我設限,這是萊特希澤1980年代與日本貿易談判時的殺手锏,如果特朗普不追求“階段性協議”,他不太可能放棄這種能縮小貿易逆差的要求。在中美經貿磋商中退而求其次,很可能也是這個邏輯。

2019年10月7日,美國華盛頓,日駐美大使杉山晉輔和美國通商代表部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在白宮正式簽署一份新的貿易協議,特朗普參加了此次簽字儀式,并在會上發言

最后,這是個憲政問題。這一點與中美經貿磋商之間似乎毫無聯系,但潛在的關聯不容忽視。

目前特朗普面臨的最大政治危機,就是民主黨發起的彈劾案。雖然外界普遍認為彈劾案過不了參議院這一關,但隨著彈劾調查繼續深挖,參議院共和黨出現動搖的可能性并不能完全排除。盡管概率很低,但萬一共和黨有足夠多的參議員倒戈,導致彈劾案在參議院獲得通過,特朗普該怎么辦?

結果可能不會止于特朗普心甘情愿地以離開白宮結束。還有一種可能性:他通過選舉重回白宮。

關于目前的彈劾案,美國的法律與政治學權威奧斯汀·薩拉特,在最近的一篇長篇分析中指出了這種可能性,即特朗普被定罪并遭到彈劾,但通過選舉再次入主白宮。

根據這位學者的分析,關鍵原因在于,美國的憲法和截至目前國會通過的所有法案中,都沒有明文規定遭到彈劾的總統沒有資格再次參加總統選舉。除非在彈劾案通過后國會“火速”通過能阻止特朗普再次參選的法案,但在如今政黨政治極化的背景下,這樣涉及憲政根基的重大法案通過的可能性極低。

9月26日,在美國華盛頓,美國代理國家情報總監馬圭爾在國會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就檢舉信作證

從這個意義上說,美國的憲政與選舉規則,給特朗普留下了一條可利用的“縫隙”。如果特朗普遭到彈劾,理論上說他是能夠再次參選的。而從現實情況來看,萬一出現遭彈劾的情況,有著“大破大立”個性的特朗普,不會顧及是否引發美國憲政危機,他更可能選擇繼續參選。

這樣一來,他勝選的唯一籌碼,就是美國強勁的經濟增長。也就是說,如果中美階段性協議能拉抬美國經濟,至少會為特朗普解決“終極危機”創造可能性。

自2018年7月中美相互加征關稅以來,雙方“邊打邊談”,達成協議的曙光與陰云交替出現。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中美經貿磋商出現了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可能的“轉折點”。今年11月中旬中美達成階段性協議,將是大概率事件。

不過,鑒于中美關系戰略競爭的態勢和趨勢,“轉折點”之后的情況如何,目前下結論還為時尚早。

  

>>保險防坑,點擊詳細咨詢微信:ScarlettW1

外匯開戶 模擬開戶 代理加盟 模擬大賽
分享到:

關鍵詞: 美元 金融


關注亞匯微信公眾平臺
金融行情,盡在【掌】握!
亞匯是多家國際金融機構的服務商,同時也為投資者提供各類金融信息,包括外匯、私募基金、港股、美股、指數、黃金、原油、投資移民、海外房產等,緊跟市場行情,篩選核心資訊,分析投資策略。


下載亞匯網APP

精品導航

防欺詐提示 X

1、任何承諾收益、代理財、代操盤、資產管理、以及需要您提供自己賬號密碼的行為,都存在一定的風險,請謹慎對待。

2、亞匯屬于商務服務公司,沒有分支機構,沒有理財業務,沒有代理業務,謹防以亞匯名義的詐騙。

法甲开赛时间